永利揭秘汉武帝和他宠爱的女人

汉武帝刘彻为汉景帝第九子,生于景帝元年七月七日,属鸡。景帝后三年,他16岁登基继位,在位54年,卒于后元二年,享年70岁。汉武帝一生雄才大略、文治武功,建立了不朽丰功伟绩,不仅使汉朝在他统治下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,他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皇帝。

可是,他和所有的封建帝王一样,也是个“荒淫之主”、“无情郎”。他的后妃夫人,无一人能得善终,都逃脱不掉冷遇、幽居甚至被杀害的凄惨结局。

阿娇长门宫忧郁而死

第一任皇后陈阿娇囚禁长门宫忧郁而死。班固《汉武故事》云:“数岁,长公主嫖抱置膝上,问曰:’儿欲得妇不?’胶东王曰:’欲得妇。’长公主指左右长御百余人,皆云不用。末指其女问曰:’阿娇好否?’于是乃笑对曰’好!若得阿娇作妇,当作金屋贮之也。’”成语“金屋藏娇”即缘此。长公主便是刘彻的姑妈刘嫖,阿娇即陈阿娇,乃是刘嫖的女儿,刘彻的表姐。后来,在姑妈刘嫖的努力下,刘彻7岁被立为太子,阿娇也被立为太子妃。刘彻在17岁那年即帝位,立阿娇为皇后,两人也曾耳鬓厮磨,卿卿我我。

可是,好景不长。阿娇虽是天生丽质,终没有给刘彻生下一男半女。刘彻满肚子不如意,又宠幸另一个女人卫子夫。阿娇知道后,那种嫉妒之火,无法遏止。她绞尽脑汁,要夺回失去的宠幸。她让巫女楚服在皇宫设坛请神,作法念咒。刘彻最讨厌巫蛊,他察觉后,立即将楚服枭首于市,株连被杀者300余人。据《汉书·外戚传》载,刘彻治罪阿娇,“皇后失序,惑于巫祝,不可以承天命,其上玺绶,罢退居长门宫。”

永利 1

可怜兮兮的阿娇,终日以泪洗面,愁闷孤寂。她听说刘彻喜欢司马相如的文章,便用黄金百斤,请司马相如为之作《长门赋》,想以哀婉凄切的文章,感动刘彻回心转意。还是辛弃疾说得极是:“千金纵买相如赋,脉脉此情谁诉?”

刘彻另有新欢,乐在温柔乡中,真可谓“但见新人笑,不闻旧人哭”,阿娇倚闾相望,苦苦期待。公元前110年,这个美丽的囚犯,因忧郁过度,死于长门宫,年仅三十八岁。

卫子夫悬梁自缢而死

第二任皇后卫子夫悬梁自缢而死。卫子夫原本是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家的一个歌女。汉武帝在平阳公主家的一次宴会中,先是被卫子夫清婉悠扬、甜润悦耳的歌声所打动,接着又被其双目含情、妩媚可人的容貌所倾心,两人便眉目传情。刘彻以更衣为由,命卫子夫随之入尚衣轩,两人遂于轩中初试云雨。

平阳公主知道弟弟已宠幸卫子夫,便趁机奉送入宫。刘彻欣然笑纳,赐平阳公主黄金千斤。卫子夫入宫后,生三女一男,男则为刘据。刘彻喜得龙子,于公元前122年,立刘据为太子,册卫子夫为皇后。自此,女奴兼歌女的卫子夫便时来运转,平步青云。卫氏家族也因之而势倾全国。时有民谣曰:“生男无喜,生女无怒,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。”卫子夫生下汉武帝的长子刘据后,被立为皇后的第六年,刘据被立为太子,卫氏家族也因此得到极大恩宠。她的弟弟卫青被任命为车骑将军,迎击匈奴。卫青的外甥霍去病也被提拔重用。正是由于卫青、霍去病在征讨匈奴时的所向披靡、战无不胜,才使得汉军彻底打垮了匈奴的主力,使匈奴元气大伤。

以后,匈奴逐渐向西北迁徙,出现了“漠南无王庭”,匈奴对汉朝的军事威胁基本上解除。汉武帝不但封了卫青,而且把三个襁褓中的儿子也封了侯。卫青听说以后,坚决要求辞封。卫青专门给汉武帝上了个奏章说,我能够在军中供职,已经是天幸了,仰仗着陛下的神威和将士们的英勇我打了胜仗,给了我这么多封赏,我已经感恩不尽了,我的三个儿子那么小,没有功劳不应当受封,坚决推辞。结果这个时期他是怎么辞也辞不掉。汉武帝也因此更加宠爱卫子夫。做为“汉武帝的贤内助”,因为卫子夫的存在,卫青、霍去病才被汉武帝重用,开疆辟土,东征西讨,立下赫赫战功。

永利 2

刘彻是个喜新厌旧的主,如白居易所说:“新人迎来旧人弃,掌上莲花眼中刺。”岁月无情,如花似玉的卫子夫也日见色衰,再也吊不起刘彻的情欲。此时,直隶绣衣使者江充素与太子不和,为防太子登基报复,便恶人先告状,诬陷太子参与巫蛊作祟。刘据知道老爸最忌巫蛊,于是,便一不做二不休,亲自举兵收捕江充。可是,太子兵败,江充阴谋得逞。刘据在朝廷的追逼下自缢而死。卫子夫听到太子失败的消息,只得战战兢兢地交出皇后御玺,然后悬梁自尽。但刘彻余怒未消,遂诛灭卫氏三族,处决太子的幕僚,数万人倒在血泊之中,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“巫蛊之狱”。

皇后李妍生病而亡

第三位孝武皇后李妍生病而亡。李妍无疑是汉武帝一生中最爱的女人,同时也是汉武帝时期“倾国倾城”第一人。李妍生得云鬓花颜,婀娜多姿,楚楚动人,精通音律,擅长歌舞,却不幸沦入红尘,不知道有多少王孙公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李妍能够来到汉武帝身边,是因为当时在汉宫内廷担任音律侍奉的哥哥李延年创作的那首新歌: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;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;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

帝听李延年所谱的新曲,不由的认真起来,便问世间是否真有如此美貌的佳人?李延年马上想到妹妹李妍,于是向汉武帝推荐。妓女出生的李妍,在风韵、举止、言行方面与那些来自闺秀的后宫嫔妃相比,更加自然、奔放、热烈、主动,给汉武帝一种全新的感觉,使汉武帝眼前一亮。李妍悠扬婉转的歌声和翩翩欲飞舞姿,更激起了汉武帝的蓬勃意兴,马上册封李妍为“夫人”,

永利,李夫人入宫后,刘彻大加宠幸,生一男,是为昌邑王。可是,李夫人偏偏命薄,难以消受皇恩,入宫不久便沉疴在床,加之产后经血失调,形体枯槁,容颜憔悴。刘彻多次亲临探视,李夫人都以被蒙头,拒而不见,李妍日渐憔悴,最后病亡。

永利 3

李夫人死后,使得汉武帝心如刀绞,欲罢不能。汉武帝不但以皇后之礼厚葬,并亲自让画工绘制他印象中的李妍形象,悬挂在甘泉宫中,旦夕徘徊瞻顾,低徊嗟叹,茶饭不思。为了能够再与梦系魂牵的李妍见上一面,英明神武的汉武帝不惜让方士在皇宫里设坛做法,召神唤魂,但终究芳踪难觅。汉武帝死后,托孤大臣霍光体谅皇帝的心,不但请求继位的汉昭帝追封李妍为皇后,并将其衣物与汉武帝合葬,以慰籍其相思之苦,真真演绎了一段“人鬼情未了”的佳话。

赵钩弋被汉武帝处死

第四位夫人赵钩弋被汉武帝处死。公元前95年,刘彻往北部巡视,有谄媚者向他奏报,此地有祥云袅绕,必有奇女显现。尝言“能三日不食,不能一日无妇人”的刘彻,立即命令逐家逐户地搜查,终于在赵家找到赵钩弋,此女美艳照人,秀色可餐。据说此女天生双手握成拳状,虽年已十多余,但依然不能伸开。武帝唤此女过来,见其双手果真是紧握拳状,武帝伸出双手将这女子手轻轻一掰,少女的手便被分开,在手掌心里还紧紧地握着一只小玉钩。随后,武帝命人将此女扶入随行的轺车,将其带回皇宫,号为“拳夫人”。刘彻看到后龙心大悦,召赵钩弋回宫,起造巨厦,置之于内,名之为“钩弋宫”。那年,刘彻50多岁,赵钩弋只十七八岁,老夫少妻,视之如宝。

赵钩弋怀孕了。但凡女人都是“十月怀始,一朝分娩”,可是,赵钩弋却怀了14个月的胎,才产下一男儿。他便是汉昭帝刘弗陵。刘彻老年得子,乐不可支,他说:“唐尧帝便是怀14个月才出生的。”于是,又把“钩弋宫”改名“尧母门”。

自从“巫蛊之狱”后,刘彻一直未立太子,他喜欢赵钩弋所生的儿子,遂在其七岁的那年将其立为太子。这年,刘彻已近古稀之年,而赵钩弋正当青春年华。公元前88年,刘彻有意找茬,给赵钩弋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,将她处死。

永利 4

关于处死钩弋夫人的情景,司马光写道:“后数日,帝谴责钩弋夫人,夫人脱簪珥叩头。帝曰:‘引持去,送掖庭狱!’夫人还顾,帝曰:‘速行,汝不得活!’卒赐死。顷之,帝闲居,问左右曰:‘外人言云何?’左右对曰:‘人言且立其子,何去其母乎?’帝曰:‘然。是非儿曹愚人之所知也。往古国家所以乱,由主少母壮也,女主独居骄蹇,淫乱自恣,莫能禁也。汝不闻吕后邪!故不得不先去之也。’”

汉武帝竟然对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感到恐惧,虽然看上去威武而坚挺,实际上却比一张白纸更加脆弱。美丽的钩弋夫人委屈地死了,死在自己的丈夫手里,就这样杀了可能成为吕后的女人并立了太子。

汉武帝害怕因为汉昭帝年纪小而出现吕后专政那样的事情,临死前,还将所有为自己生过孩子的后宫女子,全部处死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